古遗古墓

真仙岩赋名及胜迹景观兴衰考述——融州真仙岩文化景观研究之二

广西地方志办公室

  真仙岩赋名及胜迹景观兴衰考述

  ——融州真仙岩文化景观研究之二 

  刘汉忠 

  (柳州市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广西 柳州 545001)

 

  【摘 要】真仙岩(老君洞)赋名源于道教文化进入岭南,至宋代时以儒释道为代表的文化景观极盛一时。长期以来,真仙岩文化景观因宋代文献缺残遗失,存世明清地方志少有记载,新修地方志以及史学相关论著多未涉及。本文以淳祐二年(1242年)杜应然《融州老君洞敕赐真仙岩之图》、淳祐五年(1245年)甘有立《融州老君洞图》为据,并参考有关文献,对真仙岩赋名由来、文化景观兴衰等考证阐述,为广西古代(尤其是宋代)文化发展状况揭示缺略或从未认识的典型事证。 

  【关键词】融州;真仙岩;文化景观;考释 

  【中图分类号】K291/297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3-434X(2019)03-0035-06 

 

  文化景观为文化现象复合体,反映文化体系特征和具体地理特征。真仙岩文化景观始于自然胜迹(酷肖老君天然石像)赋名“老君洞”,进而于宋代敕赐称“真仙岩”。岩内胜迹各以肖形,无不命名为儒、释、道三教以及民间诸神祀寓意物,与相适应景观建筑大量兴建。体量大、布局繁密,与自然胜迹完美结合。因此,张孝祥誉为“天下第一真仙之岩”,绝非仅赞叹天然神功。然而长期以来世传旧志文献记载寥寥,无非有某亭、存某榭而已,新修地方志及史学论述亦多未涉及。要之,宋代融州真仙岩文化景观深入研究,可为广西古代(尤其是宋代)文化发展状况揭示诸多缺略或从未认识之典型事证。 

  真仙岩名实由来 

  真仙岩原名“灵岩山”,简称“灵岩”,之后“老君洞”“真仙岩”(北宋咸平二年,999年)相继出现。今存典籍北宋元丰年间(1078—1085年)《元丰九域志》卷九《融州古迹》记载“真仙岩溪”。南宋嘉定年间(1208—1224年)王象之《舆地纪胜》初稿约于嘉定十四年(1221年)完成,宝庆三年(1227年)全书始成。《方舆胜览》约为南宋理宗嘉熙三年(1239年)编成,至度宗咸淳二年(1269年)有刻本流传。两书各自编纂,真仙岩内容记载基本相同,引据为宋代融州旧志。两书记载“真仙岩”均作:“本名灵岩山,又名老君洞。”(桑悦《仙岩记》“初洞以老君名,又名灵岩,宋祥符中改今名”,未说明出处何据,不确。) 

  “灵岩山”或“灵岩”得名与“灵寿溪”相辅成。《舆地纪胜·灵寿溪》记载:“老君以丹投水中,使饮此水者咸得延寿”,引文出于(融州)《图经》。“灵寿溪”因岩中天然老君石像衍生“老君以丹投水中”传说,天造地设成此胜境。真仙岩(灵寿溪、灵岩、老君洞)诸名由来与道教传入岭南相关,赋名见于典籍记载不晚于北宋。至于民间发现由来已久,远早于典籍所记。此不仅于真仙岩,而文化景观形成及传播往往如此。 

  唐代《元和郡县志》卷三十七《融州》记江流山岭“铜鼓山”“融溪水”(此书未设名胜名迹类目)。北宋太平兴国年间(970-983年)《太平寰宇记》卷一六六《融州》无名迹专目,记江流山岭在“古黎山在州”下标“阙”,是否有“灵岩”记载,不能确定。政和(1111—1117年)年间《舆地广记》只记沿革,参看其他各州相类记载,未设名迹条目。 

  真仙岩赋名由来可资利用早期文献大体如此。入元,《大元混一方舆胜览》卷下《融州路》有“真仙岩,本名灵岩山,又名老君洞”之语。相关条目标注引用《图经》《郡志》,当为融州旧志,或据总志转引。明初《寰宇通志·柳州府融县·真仙岩》记载“旧名灵岩山,又名老君洞,”稍后《大明一统志》相同,都是据宋元文献转记。 

  总志均标名“真仙岩”因宋咸平二年赐名,相沿承用。嘉靖《广西通志》(现存最早省志)卷十三《山川》以“灵岩”标名:“又名老君洞,宋咸平中改真仙岩。”附注“老君洞见《方舆胜览》”。万历《广西通志》卷四《山川》“真仙岩”。康熙《广西通志》卷六《山川》、雍正《广西通志》卷十六《山川》均为“灵岩”。嘉庆《广西通志》卷九十八《山川》为“真仙岩”。往往一志之中,名称彼此不同。乾隆《柳州府志》以标名“风雩台,在灵岩绝顶”,“画鹘行磨崖,宋韩琦手书,在灵岩”,其他则多作“真仙岩”。标名异同有致重出不察之例。康熙《广西通志》卷二十四《古迹》既有“老君岩,去城南五里,有石滴成老君像,因名”,又记“真仙洞,在融县”。凡此均出于纂志承用文献不同,未作划一。“老君洞”在地方志多作附记“又名老君洞”。千数百年之下,民间仍然习称老君洞。问老君洞无人不知,而询真仙岩多有不知,灵岩则更陌生。 

  称谓之异不仅于旧志典籍,文人题咏真仙岩亦随时而记。称“灵岩”有南宋初王安中《灵岩山》诗,吕源诗“忆别老君洞”,北宋陶弼“遍游真仙洞府中”。周去非《岭外代答》卷一《灵岩》:“融州老君洞亦通川流,中有一洲,其旁高岑有乳石滴成老君之形,须眉衣冠,无一不具。张于湖榜曰‘天下第一眞仙之洞(岩)’,以是知凡洞必以川流为贵也。”诸如此类,以真仙岩频次最高,老君洞次之,称灵岩最少,与典籍标名相同。 

  道教徒多遁居幽静山林潜隐默修,进而兴建宫观,期荫仙风而功道圆融,因此形成洞天福地观念。唐代杜光庭(850—933年)《洞天福地记》列出十大洞天、三十六小洞天、七十二福地名称。“洞天三十六”中广西有容县都峤山第二十洞天(宝玄洞天)、桂平白石山第二十一洞天(秀乐长真天)、北流勾漏山第二十二洞天(玉阙宝圭天)。真仙岩未入其列。宋代文人观览道教胜地,无不为真仙岩赞叹无已,且为未列洞天而纷然致疑,如隆兴癸未(隆兴元年,1163年)张悦《游老君洞》诗有“妙含道德五千言,迥出洞天三十六”之语。嘉泰元年(1201年)甘应龙《老君洞赋》铺述景致之余有云:“或曰洞天三十六兮,良亦为多;福地七十二兮,殆为非一。奚斯岩莫与其数,抑所传或遗其实。”以为“所传或遗其实”,接着又有“殊不知老君圣迹,乌得以例论乎,盖迥然而独出”,认为老君圣迹迥然独出不与通常论列。致疑虽情有可原,实因道教文化山林开辟远近先后所致。周去非《岭外代答》卷一《湖广诸山》将真仙岩称为“老君洞天”:“至伏地而行乎黄茅赤土之下,突出为西融州之老君洞天、容之句漏洞天、浔之白石洞天,兹亦其条枚也。”以“老君洞天”替代都峤宝玄洞天,且位置排序第一,此并非周去非本人行文偶然所致。 

  宋代官员热衷景观修建 

  宋代官员热衷于文化建设,史有明文。仅杜应然住持真仙岩时期,官员或主持,或劝捐,见于《杜碑图》。官员姓名旧志或记载,或失录,又有误记,并考述于此。 

  欧賡,融州知州。“岁在壬午,蒙欧判府请充天庆住持。”欧判府即欧賡,字少皋,福建福州闽县人,淳熙八年进士(淳熙《三山志》卷三十),融州知州。真仙岩题刻诗有款“嘉定辛巳良月既望三山欧赓题。”(嘉定壬午为嘉定十四年,辛巳为嘉定十五年。)广西旧志记载宋州级秩官有嘉靖《广西通志》、雍正《广西通志》、嘉庆《广西通志》,均未记欧賡。 

  毛恕,融州知州。“棋画台中人奕戏,树生石内月朦胧。毛府判置奕戏所,年深废之。”毛府判即毛恕,字行之,淳熙十六年(1189年)以朝奉郎通判融州军州兼管内劝农事,即融州通判。淳熙十六年六月刻立孔子像于真仙岩内,又刻有陶弼《寄题融州真仙岩诗》。嘉庆《广西通志》卷二十《职官表》记载:“毛恕,淳熙十六年通判融州。” 

  杨幼舆,融州知州。“仙关标榜门增丽,圣像威灵民敬崇。杨判府书仙关二字。”杨判府即杨幼舆,庐陵人,嘉定间任融州知州。嘉靖《广西通志·职官》、雍正《广西通志·秩官》、嘉庆《广西通志·职官表》记载。 

  刘继祖,融州知州。“列三寺观学俱近,会一楼堂像阐洪。洞前有一寺、一观、一县学,三教俱全。绍定己丑杜应然创阁在岩内,名曰会一,上奉三教圣相,下为钟、吕二仙堂。刘判府书阁名,唐司理为之记。”刘判府即刘继祖,字振宗,江西玉山人,宝庆年间至绍定初年任融州知州。嘉庆《广西通志》卷二十《职官表》记刘继祖绍定初以奉议郎知融州,后知柳州。道光《融县志》卷七《秩官》:“刘继祖,字振宗,江西玉山人。绍定初以奉议郎知融州。当路嘉其治行,课最第一,培养人材,创建贡生库。”《太守刘公创置融州贡士库记》刻立于绍定元年(1228年)一月,时“玉山刘公来守是邦,政平而田瑞安,教行而习俗美,凡事之当行而昔之未行者,莫不次第而举”,遂议设贡士库,“当路嘉其治行,列剡以闻,实为郡国课最第一”,《刘公岩诗》亦有“政成课最”之语,刘继祖已届调升之际,则宝庆年间已在融州知州任。 

  唐麟,融州司理参军。“唐司理为之记。”唐司理即唐麟,湖南零陵人,融州司理参军,宝庆三年在任。嘉庆《广西通志·职官表》未记。 

  黄杞,融州知州。“浮桥伫望金星座,仙径平瞻水月宫。丹井千秋泉不竭,芝田万顷草常丰。旧不知此景,皆在溪北。绍定庚寅黄判府命工砌为慢道,名曰仙径,架桥渡溪,望水来处如月宫,号曰水月洞天。”“馀清近酌潺潺水,耸翠遥观迭迭松。黄判府创此亭于岩口,以山谷亭泉诗‘一瓢酌馀清’之句名之。”黄判府即黄杞,字韦卿,洪州(今江西修水)双井人,绍定三年(1230年)在融州知州任,为刘继祖继任者。真仙岩黄杞等人绍定三年四月十日游观题记,款“双井黄杞韦卿,山阴张宗廷囗”,即此人。嘉庆《广西通志·职官表》未记载黄杞。 

  刘邦凤,广西提点刑狱公事。“刘侯布德于融郡,父宿兴祠立寿容。刘侯出镇玉融(缺9字)文艺(缺8字)祠创佛阁,两年布政,百废具举。公讳邦凤,字季昭,少年登第囗囗也。士子感德,创祠堂于州学前,市民瞻依,立寿容于仙嵓内,祝公福寿,与斯嵓无穷矣。”刘邦凤,字季昭,江西庐陵人,进士(见《历代庐陵(吉安)进士名录》),淳祐二年(1242年)在广西提点刑狱公事任上。碑图标刻“提刑刘公仙岩寿祠之记”(在“万碑留题”之下),当为政绩纪事碑。其旁“道院”后有亭榭一处题“提刑刘公寿容”为专设敬祷之处。又“壬寅岁夏,川僧住持因重修法堂见之。提刑刘大夫施钱百阡,命福老于藏前创一阁,扁曰‘清净’,□□望之。”“壬寅岁”为淳祐二年(1242年)。嘉靖《广西通志》、雍正《广西通志》、嘉庆《广西通志·职官表》未记。 

  道光《融县志》卷五《宋通判》:“刘,佚名;杨,佚名;欧,佚名。”此三人从杜应然《图碑》录出,然理解有误。此杨(杨幼舆)、刘(刘继祖)已见于《融县志》卷五《宋知州》。“判府”“府判”分别为当时对知州、通判雅称。宋代州长官称“知州军事”,简称“知州”。又寄禄官(阶官)在二品以上及带中书、枢密院、宣徽使职事,则称判某府、州。南宋洪迈《容斋三笔》“判府知府”记载:“国朝著令,仆射、宣徽使、使相知州府者为判。今世蕞尔小垒,区区一朝官承乏作守,吏民称为判府,彼固偃然居之不疑。” 

  景观名目异同考 

  《杜图碑》诗注“景内外六十□□□”,道光《融县志》(或之前乾隆旧志)列出名目61处,文献直接或间接来源于《图碑》,其意拟目与杜注数目相符。但道光志罗列景名只有部分与《图碑》相同,而且两者之间名目大有异同,且行文让读者以为《真仙岩全图碑记》刻录诸景与下列与所列“以上俱系灵岩胜迹”所指同一。景名录文偶有误,应予注意。 

  道光《融县志》卷四《古迹》: 

  真仙岩全图碑记,宋淳祐间杜应然命工摩古细绘,并添新景,岩内诸胜悉备,镌为洞图,有诗二十六韵并序。 

  (1)老君石像 (2)丹井(石) (3)石香炉 (4) 丹炉(石) (5)石狮 (6)石花瓶 (7)履迹(石) (8)仙梯(石) (9)仙衣(石) (10)仙床(石) (11)幢幡(石) (12)宝盖(石) (13)仙径(石) (14)浮桥(废) (15)青牛(石在溪边) (16)芝田(石) (17)白鹤(石) (18)龙田(石) (19)天灯 (20)月影 (21)乌猿石 (22)蛇藏(石) (23)天柱(石) (24)玲珑(石) (25) 金星(石) (26)转山北斗(石) (27)水月洞天 (28)棋台(石) (29)钓台(石) (30)灵寿溪 (31)放生潭 (32)飞升坛 (33)自在观音(石像) (34)尹喜真人(石像) (35)钟离观泉(石) (36)吕仙隐迹(石像) (37)寿佛岩 (38)罗汉岩 (39)蔷薇洞 (40)碧堂洞 (41)竹洞 (42)仙室洞 (43)和光洞(冬日暖) (44)清奥洞 (45)应化洞(夏日凉) (46) 寿山福海四字(世传吕仙笔) (47)平蛮石刻 (48)平猺碑 (49)融民归附碑 (50)清越亭(圮) (51)望远亭(圮) (52)风云台(在岩顶) (53)月台 (54)鸿音楼(圮) (55)紫薇阁 (56)御书阁(圮) (57)馀清阁(圮)(58)迎薰阁(圮) (59)岁寒轩(圮) (60)报恩寺(圮) (61)三清殿 以上俱系灵岩胜迹 

  按:序号为笔者所加。 

  一、《图碑》与道光《融县志》同见名目略有文字之异。“石老君相”,《融县志》作“老君石像”。自在观音相,《融县志》无“相”字,清樾亭,“樾”《融县志》误作“越”。《图碑》“风雩台”,道光《融县志》、民国《融县志》讹为“风云台”,失其原意。《柳州府志》卷十八《古迹·融县》记载不误:“风雩台,在灵岩绝顶。”《说文解字》:“雩,夏祭乐于赤帝,以祈甘雨也。” 风雩台,此为融州官员祈雨处。 

  民国《融县志》第八篇《古迹名胜》据道光《融县志》转录与道光志文字之异,多为传写之误。“钟离观泉”,民国志误作“钟离观象”。“仙室洞”误作“仙宝洞”,失其原意。仙室为道教仙人所居宫室,宋代以此洞赋名。“放生潭”作“放生坛”。“和光洞”移至“碧堂洞”之前,“三清殿”移至“迎薰阁”之前。馀清阁,民国志误作馀音阁,加注“圮”字,说明民国时圮毁。 

  二、《图碑》标绘而道光《融县志》未记:“万碑留题”(景名当以岩内大量题刻碑版命名)“金刚经”“慧台”“提刑刘公仙岩寿祠之记”“岳镇”“士大夫题名”“玉融”“会一阁”“三圣堂”“二仙堂”“提刑刘公寿容”“步扣”(桥)、“仙春”(亭)、“耸翠”(亭)、“仙关”“懒庵”“真官堂”“罗汉阁”“三清诸圣”“福寿”。 

  三、景名出现于《图碑》年代之后。道光《融县志》“融民归附碑”,《柳州府志》卷十八《古迹·融县》:“融民归附碑,在真仙岩内,明洪武四年勒石。”“平猺碑”刻于元泰定三年(1326年)。 

  四、道光《融县志》据乾隆《融县志》续修而成,民国《融县志》据道光《融县志》标明景观存毁状况,所列存毁与编纂时实际状况不能等同。洪武四年《融民归附碑》道光志、民国志未标注存毁。此碑道光《融县志·艺文》未见收录,说明乾隆或道光时此碑实已不存,或不为编纂者所知。旧志纂者不能如同他例标明存毁情况,读者不察则视同编志时尚存。 

  五、《图碑》刻录真仙岩内胜迹景观名称为后代志书直接或间接引录。胜迹名称当时大多未在景点镌为石额,或题刻为木匾(即有亦久朽不存),桑悦《仙岩记》可证:“洞凡数处,惟‘应化’有匾,其他名天葩,或名乳花,或名和光,或名寒烟,或名玉葩,或名实(宝)构,或名碧堂,或名清奥,奇石异状”(所记即据《图碑》)。 

  六、道光《融县志》、民国《融县志》记载真仙岩胜迹而未列入“俱系灵岩胜迹”名录。道光《融县志》卷四《古迹》“景滁亭”,即宋代真仙岩亭又名鲍公亭,后经历代重建另名。民国《融县志》第八编《古迹》记“有三清殿、罗汉堂、景滁亭、超象台诸胜”。罗汉堂,《图碑》作“罗汉阁”。“超象台”所指何景不详。又记“真仙岩古塔”,称为“仙岩最著胜迹”,亦未列入61名录。道光《融县志》记碑与摩岸行文有区别。“平蛮石刻”很可能指北宋大观四年黄忱《平南丹寇记》(摩崖无题,拟内容拟),但道光《融县志》记碑刻摩崖未提及。此皆旧志编纂时文献各有承用而彼此失于照应之例。 

  千年景观由盛而衰 

  千数百年前道教传入岭南,进而传入融州真仙岩,与此相先后,佛教进入。复经数百年拓展,至宋代时真仙岩儒释道三教文化内容内涵极其丰富,集中体现于南宋淳祐二年(1242年)杜应然《融州老君洞敕赐真仙岩之图》(下简称《杜图碑》)、淳祐五年(1245年)甘有立《融州老君洞图》(下简称《甘图碑》)所示。宋代融州图经(志书)亦有相当记录,惜已失传,仅存片言。 

  《杜图碑》《甘图碑》所示,宋代真仙岩胜迹名景择定品评完成(后代沿袭承用基本不出此范围),景观建筑达于极盛,赋名含意非儒即释,非释即道,又往往三教融合,加之民间俗神杂祀,无不遍及岩内各自然胜迹和景观建筑。区区一岩体,文化内涵如此丰富,令人惊叹,无怪乎张孝祥赞以“天下第一真仙之岩”。然而因文献佚失断缺,存世旧志记载则寥寥,致使融州文化之丰神异彩多长期埋没无闻。 

  真仙岩至迟于唐代已是官绅民众观游胜地。文献记载有唐代沈煜题刻“青奇山水”(已毁失)。因其为民众乐游之地,官府往往于此发布宣示文告。《舆地纪胜》卷一一四《融州·碑记》记载“唐平蛮碑,久视元年”,可能刻立于此。北宋大观四年(1110年)四月黄忱《平南丹寇记》,称“今欲记岁月于高峰而崖石无可磨者,故寄勒于融之真仙岩,庶几来者之观”,观州高峰非无可刻石之处,实因真仙岩为民众乐游聚集之地,以期“来者之观”而已。元泰定三年(1326年)“平猺碑”、明初“融民归附碑”(《柳州府志》卷十八《古迹融县》:“融民归附碑,在真仙岩内,明洪武四年勒石”)均置立于此。 

  宋代官民宴饮消闲于真仙岩形成风尚。绍兴二十一年(1151年)九月赵愿《游真仙岩记》:“是月晦,偕公率同僚恭谒真仙岩。此景天下胜绝,因留纳暑。命酒合乐,徜徉终日,绰有余欢,是岂喜寻幽而乐胜游者哉。盖亦因民之乐,并四景于此日也。观者骈肩,号为盛事,因书以记其来。”设酒宴,歌乐相合,“因民之乐”而乐,“观者骈肩,号为盛事”,风习之盛不减江南苏杭。春秋佳日,游观休闲宴赏往往成为常态,乾道四年(1168年)十月二十二日曾仪游观题记有“既而俎殽杂陈,欢意甚洽”之语。 

  游赏风气盛行,真仙岩游观线路得以开辟或整治。熙宁五年(1072年)李惟德“因发石通舟,得后洞自此始”。后洞得以游赏,元丰六年(1083年)钱公辟《游灵寿溪题名》“饮后洞石岩”。景观悦目如明人桑悦《仙岩记》所述:“望岩之尽处,明露一窍,乃以小舟从窍而出,俱巨石蔽亏其前。涉流而北,面西复得一洞,垂乳如缨,细流一湾从洞前过,至此如入老君之室,即李维德所谓千万年人迹罕至者。”杜应然住持时期,真仙岩又有“新创之景”多处。《杜图碑》“仙径”注:“绍定庚寅黄判府命工砌为慢道,名曰仙径,架桥渡溪,望水来处如月宫,号曰水月洞天。有石田,生草长青,名曰芝田。丹井在侧,有一石座,金星灿烂,名曰乳花台。皆是续添之景。”自此“水月洞天”成为真仙岩“八景之一”见载于旧志。“自在观音相”发现亦因人事之为,《杜图碑》:“近寺石崖小嵓有自在观音菩萨石相。壬寅岁夏,川僧住持因重修法堂见之。提刑刘大夫施钱百阡,命福老于藏前创一阁,扁曰“清净”,□□望之。”此时真仙岩内外相应设施如桥梁、道路、街市等均得到修治建设,《杜图碑》标示真仙岩前“出桂府路”“南台桥”“三教桥”“宜州路”“南津”“安灵潭路”“洞前街市”“菜圃”(额题“祇供”,佛教语,“神祇供奉”之省,意谓圃园所产供奉神祇)“入州前路”等。《杜图碑》《甘图碑》所示,淳祐年间景观建筑达于极盛。然而,文人胜迹游观题记多简略,稍详之文多记自然胜迹,于建筑景观少有笔触,或偶有连带及之。咸淳八年(1272年)史实夫《题真仙岩诗并跋》“委蛇囗囗囗翔囗,漂渺钟楼云中来”,此“钟楼”即见于《杜碑图》《甘碑图》刻绘。 

  真仙岩修持维护,历代住岩僧人道士贡献最大,官员、地方乡贤民众热心助力,亦成善缘。修护既有赖于社会环境安定,亦在于人为努力,如《杜图碑》所言:“名山洞府,天设奇胜,表而出之,存乎其人。”杜应然住持时,面临“圣像损坏,猪羊作践”,“一岩两观又皆倾损,狼籍如前”等情形。之前或之后,一遇社会动荡,修持无人,游观顿形消歇,种种名迹景观摧残毁圮自属不免。由宋末入元,景观建筑大多毁圮,名迹亦有沉埋无闻。桑悦《仙岩记》宋代所赐御书及御书阁“屡经兵火数百年,故物琅函与阁俱付乌有”,仅“外为坛三层,置三清诸神像”“鲍粹然建亭于其上,如鲁灵光之独存”,实为明代中期景观建筑遗存情形。明末《徐霞客游记》“壁之西有窍南入,而僧栖倚之”,僧栖为僧人居处,位置正是宋代报恩寺所在。“窃计岩中有遗构,可以结桴小筏浮水,但木巨不能自移,还将与参慧图之”,“遗构”“木巨”即散存建筑部件。此时,真仙岩内景观有三清坛等残存,其他诸多景观建筑大多残损无存。 

  宋代之后,官绅民众于真仙岩景观多有修复重建,略见于旧志并游观诗文记载。宋代“鲍公亭”,嘉庆《广西通志·胜迹略》:“真仙岩亭,在真仙岩内,又名鲍公亭。宋守鲍粹然建,侍读直院尚书易祓有赋,明万历间知县陈继志、李济重建,邑人王法有记立石。康熙三十七年,知县梁廷桂建,额曰景余亭。”康熙中期,报恩寺有屋宇楼殿兴复之举。道光年间重建“仙径”,以宋人原题重新刻石(上首“宋人原题”,大字“仙径”下题“大清道光十六年秋月重建”)。民国至20世纪60年代照片展示景观大略。此类兴复故物之举,限于局部或个别建筑,已无复宋代之盛。至于“文革”时期岩内建厂房,景观胜迹毁灭殆尽。 

  真仙岩大量碑刻和摩崖,亦多经折难,传承维艰。据记载抗战军兴,军政部兵工署第41兵迁址于此,碑刻摩崖已有损毁之情。融县有识之士成立护碑理事会,将少部分碑石移出他藏。20世纪60年代普查和馆藏拓片资料,真仙岩共有石刻136件。文革初期因在岩洞内修建厂房,除地方人士移出他藏之外,岩内碑刻大部残损填埋,摩崖亦多铲凿,所余无几。 

  一段文明,遂成绝响;兴复故物,尚待来者。 

  (融水覃超军同志为此提供有重要图影及资料,特此说明) 

  (本文载于《广西地方志》期刊2019年第3期) 


热门文章

凤山巴寨山寨战场遗址

姜茂生将军故居遗址

凤山“海亭惨案”遗址

凤山老里革命遗迹

进入栏目
主办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