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遗古墓

凤山巴寨山寨战场遗址

红色记忆——河池市革命遗址遗迹

  凤山巴寨山寨战场遗址

  巴寨位于凤山县乔音乡那王村,是芝山区乔音乡苏维埃政府所在地,亦是通往四里外的国民党凤山县县长、桂系军阀营长罗颂纲老巢———霞里村的必经之地。1930年1月,乡苏维埃政府成立后,为防止土豪镇压攻打,便在屯边构筑防御营墙,高5尺许、厚3尺,墙身留有枪眼,墙脚挖有深宽各3尺的壕沟。墙外有密密匝匝的刺竹为天然屏障,寨门扎木栅。屯内有简易兵工厂,可修理枪械、翻装子弹及自制火药。

  1930年9月,罗颂纲决意拔掉这个在自家眼皮下与之作对的巴寨山寨。他指令“维持治安委员会”委员长、民团副司令龙达尊率县民团武装,在大同、文里土豪包伍、罗六武装及天峨团练张子斌武装的配合下,多次对巴寨山寨进行围攻。寨内军民同仇敌忾,凭借山寨四面刺竹高耸密匝之坚和粮水弹药储存之足,在周边乡村赤卫队武装的支援下,打退敌人一次次进攻。12月中旬,罗颂纲亲率县警团丁武装,在天峨团练张子斌武装配合下,再次举兵攻打巴寨山寨。敌人这次进兵,采取小群多路方式,控制各制高点,用轻重机枪向山寨疯狂射击。在山寨外围防线阻敌的赤卫军有7人不幸牺牲。其余武装且战且退进入营寨。敌人突破第一道防线后,更凶猛地向山寨发起攻击。在这危急关头,恰巧红七军二十一师师长韦拔群率部到达凤山。韦拔群获情后亲率直属特务营和迫击炮连驰援,罗、张不支,溃退怀能、老鹏。韦拔群挥兵穷追,罗、张见势不妙率部北出凤山,遁入天峨。

  1931年4月中旬,罗颂纲、黔军参谋长阮筱斋率部向芝山区进发,第三次围攻巴寨山寨革命据点。罗、阮挥兵攻寨数日,寨内军民奋力抗敌,在弹药将尽的关键时刻,红七军二十一师六十三团三营指导员黄伯尧巧使离间之计,致使黔军哗变。黔军冲入岑建英指挥所,将岑扣押,并将其部及部分民团缴械,连夜将岑建英一起押往芝山区。次日凌晨,黔军将罗颂纲捕杀于那良屯。与罗颂纲一起指挥攻打巴寨山寨的黔军参谋长阮筱斋,不知其情,出面制止,亦被黔军捕杀。桂军军长廖磊获知岑建英被黔军押往贵州,即派杨一峰率部从东兰抄近路,截击黔军于天峨更新勤瑶沟,双方一番混战,伤亡千余人。岑建英乘乱逃脱。黔军两个团的入桂兵力,只剩下不足两百人回黔。

  黄伯尧这一巧计,使黔桂两军大打出手,两败俱伤,不仅解了巴寨之围,而且,红六十三团乘机占领凤山县城。

  1931年9月,芝山区尚未被敌攻破的山寨只剩那王、巴寨两个。此前,芝山区互为联防的其他山寨都已失守。巴寨山寨由于遭受敌人长期围攻,寨内饮水、粮食、弹药难以为继,内无粮草,外无援兵,面临玉石俱焚境地。为保存革命种子,守寨赤卫军及青壮年弃寨转移,分批乘夜撤出山寨。9月29日,余鸣剑率部汇合新任县长朱纪率领的县警第四次攻打巴寨山寨,未遇任何抵抗而入。同日,与巴寨相距4公里的那王山寨亦被攻破,留守的乡苏维埃主席班述开牺牲。



山寨当年遗留下来的营墙残垣

 

芝山区康里乡苏维埃政府主席罗玉环遗物


热门文章

姜茂生将军故居遗址

凤山“海亭惨案”遗址

凤山老里革命遗迹

凤山中亭“红军田”遗址

进入栏目
主办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