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民俗

广西民俗学研究的发展

《广西通志·民俗志》

  民俗学是一门新兴的学科,在国外只有一百多年历史,在我国也只有七十多年历史。广 西的民俗学研究大致可分为两个时期,即1918年至1949年这三十年为第一个时期,1950年至1990年这四十年为第二个时期。

  第一个时期(民主革命时期)

  1918年广西籍刘策奇积极响应征集全国近世歌谣的运动 (中国民俗运动首先从民间文学 起步) ,搜集了象州家乡壮、瑶民歌数十首,刊登在《北京大学国学周刊》上,并发表《瑶 俗零简》等文章。当时在北大《歌谣》周刊上发表民歌的还有莫耀南、白杨煦、刘善尹等。1924年,刘策奇以“有了很多成绩”的条件参加了北京大学歌谣研究会。从此,他更主动积 极深入壮乡瑶寨,对民俗进行实地调查。

  20年代末以后,广西民俗学有了新的发展。1928年石兆棠的《僮人调查》,1933年陈家 盛的《广西陆川歌谣中的生活素描》,刘乾初和钟敬文译注的《假僮情歌》,1934年刘锡蕃 的《岭表纪蛮》,1935年费孝通、王同惠的《花蓝瑶社会组织》。1939年徐松石的《粤江流 域人民史》以及40年代薛汕在《柳州日报》上开辟的《民风》、陈志良编的《广西特种部族 歌谣集》等,都对社会产生一定的影响。

  第二个时期(社会主义时期)

  1950年至1990年这四十年问,广西民俗学研究是与民族工作、民间文学工作和群众文化 工作紧密配合进行的。由于种种原因,这时期的民俗学发展并不一帆风顺,大致可以划分为 四个阶段:1950年至1956年为新兴阶段,1957年至1965年为受压抑阶段,1966年至1976年为 受摧残阶段,1977年到1990年为复苏和繁荣阶段。

  第一阶段民俗学工作广泛开展。1951年开始,中央民族访问团为了民族识别工作,对广 西各民族风俗习惯进行调查,广西省民政厅和民族事务委员会也多次组成工作组,配合中央 访问团或单独进行调查。1956年。全国人大常委会组织的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组来到广西, 结合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对各民族民俗事象进行了调查,积累了大量的民俗学资料。八十 年代公开出版的广西少数民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丛刊二十多册.便是五十年代调查的成果。 此外,广西科学工作委员会壮族文学史编辑室组织数十人次对壮族民间文学进行普查,搜集 了包括民俗在内的三百万字的材料;广西民间文学研究会组织数十人次对瑶族民间文学进行 重点普查,搜集了包括民俗在内的三百万字的材料。

  第二阶段民俗学工作被贬受压。1957年下半年反右派斗争扩大化,对民俗研究形成巨大 压力,不少民俗学者受到批判,各民族的“简志”“简史”所写的民俗专章非常单薄,很多 人视民俗学为禁区。

  第三阶段民俗学工作遭受严重摧残。“文化大革命”中民俗一概被视作“四旧”受扫荡, 民俗资料被焚烧,民间歌手被当作“牛鬼蛇神”,师公戏被当作宗教文化,造成了民俗学研 究的中断。

  第四阶段民俗学研究得到复苏和繁荣。中国共产党第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民俗学研究 出现了崭新的局面。1980年以来,民族文化越来越引起各方面的重视,政府有关部门先后对 壮族歌圩、民族服装和居住等习俗进行多次讨论,为少数民族的移风易俗打下了思想基础。 全国民俗学讲习班的开办,全国民俗学会的成立,对广西民俗学研究产生了良好的影响。许 多民俗学工作者和爱好者纷纷著书立说,论著多达十六七种,影视作品近五十部,论文 (包 括调查报告)数百篇。研究的方法除坚持传统的田野作业法之外,还运用了系统论、比较法。 撰写的角度也多样化,社会学、历史学、民族学、文化学、宗教学、美学等多角度的研究文 章比以往任何阶段都多。(本文来源于《广西通志·民俗志》)


热门文章

风水相命——相命

祝祭交游节日——依饭节

祝祭交游节日——花炮节

其他婚俗——抢婚

进入栏目
主办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