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整理开发

明代《桂林郡志》的编纂及其成书时间考辨

广西地方志办公室

  【摘 明前期陈琏修纂、吴惠重刊增补之《桂林郡志》,是广西现存最早的地方志,2016年《国家图书馆藏地方志珍本丛刊》首次影印出版此部《桂林郡志》。该志有洪武《桂林郡志》、宣德《桂林郡志》、景泰《桂林郡志》三个名称。通过考察该志纂修者陈琏、吴惠二人在桂林做官的时间以及该志的编纂过程,推断出该志的成书时间,认为该志应当称作建文纂修、景泰重刻之《桂林郡志》,或称作景泰《桂林郡志》。

  【关键词《桂林郡志》 ;编纂过程;成书时间 

  【中图分类号】K291/297  【文献标识码】B     【文章编号】1003-434X202003-0018-04 

 

  明前期陈琏修纂、吴惠重刊增补之《桂林郡志》,是广西现存最早的地方志,2016年,《国家图书馆藏地方志珍本丛刊》首次影印出版了这部《桂林郡志》 1 ,可谓嘉惠学林。目前此志有多个名称,《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国家图书馆藏地方志珍本丛刊》称作宣德《桂林郡志》 2 ,陈相因、秦邕江编著的《广西方志佚书考录》称作洪武《桂林郡志》 3 ,《广西方志提要》《中国地方志总目提要》称作景泰《桂林郡志》 4 。前人对该志纂修者陈琏、吴惠的生平及志书内容虽然有所研究 5 ,但该志的成书时间及其名称仍有待辨析。通过厘清该部《桂林郡志》的编纂过程及成书时间,可进一步明晰该志的内容来源、文献年代及其史料价值。 

  一、明代《桂林郡志》纂修者陈琏、吴惠任官桂林时间 

  明代《桂林郡志》的纂修者陈琏,字廷器,号琴轩,广东广州府东莞县人。先后担任桂林府学教授、国子监助教、许州知州、滁州知州、四川按察使、南京通政使、礼部左侍郎等官职,著有《琴轩集》《归田稿》等作品。陈琏于洪武年间任桂林府学教授,其任职的起止时间,据景泰六年(1455)罗信亨所撰陈琏《行状》记载:洪武庚午,年二十一,登广东乡贡;明年礼闱会试,不利,卒业胄监。二十三年七月,大司成奉旨选太学诸生……除授广西桂林儒学教授……岁辛巳,九载秩满,去官,人皆不忍别,书最铨曹,升国子监助教。6  

  陈琏生于洪武庚戌年(1370)五月,至洪武庚午年即洪武二十三年(1390)中乡试,时年21岁;在洪武二十五年(139223岁时除授广西桂林府儒学教授。洪武二十五年八月,友人朱惟嘉在《送陈教授序》中记载了陈琏选授广西桂林府儒学教授之事 7 ,陈琏也自称洪武壬申(按:二十五年),予董教桂林8 。因此,陈琏当在洪武二十五年八月后自京师(今江苏南京)抵桂林任职,至辛巳年即建文三年(1401)任满9年,升任国子监助教。 

  吴惠,明代南直隶吴县(今江苏苏州)人,宣德二年(1427)中进士,正统八年(1443)十一月被任命为桂林府知府 9 ,正统九年(1444)抵达桂林。吴惠自称惠以菲才,叨承守命,爰自正统甲子来桂林 10 正统甲子即正统九年。天顺元年(1457)十二月,吴惠升任广东右参政 11 ,则其任桂林知府长达14年。 

  简言之,陈琏自洪武二十五年至建文三年任桂林府儒学教授九年,吴惠自正统九年至天顺元年任桂林知府十四年。从明代《桂林郡志》序文中陈琏、吴惠二人所署桂林府儒学教授、知府的官职看,此志当是在他们任职桂林期间完成的。 

  二、明代《桂林郡志》的编纂过程及其成书时间 

  在《国家图书馆藏地方志珍本丛刊》收录的《桂林郡志》目录中,列有31卷,而正文中实编有32卷,卷一前还有郡境图、旧郡城图、新郡城图等共10幅。笔者结合志书内容、文集、明实录、目录书籍等文献,进一步梳理该志的文献基础与编纂过程,并考辨其成书时间。 

  (一)宋元时期的《桂林志》与明代《桂林郡志》的关系 

  陈琏纂修的《桂林郡志》有不少宋元时期的户口、税赋、题名与艺文等内容,这需要有宋、元方志的文献基础。陈琏明确指出:桂林旧有志,始修于宋知静江蔡公戡,再修于元宪副赵公天纲。12 蔡戡于南宋嘉泰元年至三年(1201—1203)任静江府知府兼广西经略安抚使,嘉泰三年主持纂修《桂林志》(又称《静江府图志》)12 13 ;赵天纲于元至元五年至至正元年(1339—1341)任岭南广西道肃政廉访司副使,纂修《桂林志》 14  

  在南宋嘉泰三年蔡戡主持纂修《静江府图志》之前,还有南宋乾道年间静江府学教授江文叔编修的《桂林志》,《宋史·艺文志三》记载此志有1 15 ,刊刻于乾道五年(1169),宋人陈振孙评论道:时乾道五年,张维为帅,撰次疏略,刊刻草率,亦不分卷次。16 陈琏称《桂林志》始修于宋知静江蔡公戡,而未提及江文叔编修的《桂林志》,则蔡戡主持纂修的十二卷《静江府图志》应是陈琏《桂林郡志》中宋代及宋以前资料的主要来源。 

  元代赵天纲纂修的《桂林志》可能有10册,但不知卷次 17 ,当成书于至正元年(1341)或以前。明代《桂林郡志》卷二《题名》所记官员有至正二十五年(1365)任元帅府照磨的王思,卷二十七《艺文》收录了至正二十一年(1361)杨子春《碑阴记》一文,说明陈琏纂修的《桂林郡志》除了采纳赵天纲《桂林志》的内容,还另有所据,据正统年间杨士奇所编《文渊阁书目》,很可能包括今已佚的《桂林续志》1 18 ,当然也可能包括明初桂林府所存元代官方档册等资料。 

  (二)明代《桂林郡志》的成书时间 

  陈琏任职桂林的九年中,不仅积极重建府学、培植教育,还着手纂修郡志,他认为郡志之作,诚为化民成俗之一助,岂但资检阅、娱心目而已哉19 。通过整理旧籍、询诸耆旧及实地考察,陈琏将《桂林郡志》增至32卷:辄以国朝以来事实,若王宫、藩宪、都阃营缮之制,户口、田赋、甲兵之数,山川、风俗、物产之详,故家、名宦、政事、节义之著,诸番、蛮夷兴废之由……夫巨公、名贤及前志所未备者,咸谨第之,增至三十二卷,尚俟后之君子以续于无穷焉。 20 从以上序言可知,陈琏在前代巨公名贤及宋元《桂林志》的基础上扩充了多个门类,增补了不少内容,完善了前志未完备之处,奠定了明代32卷《桂林郡志》的主体内容。陈琏不仅刊刻了《桂林郡志》,而且将刻板置诸桂林府学宫,庶览者有所考云。在四十多年后的正统、景泰间,桂林知府吴惠发现陈琏纂修的《桂林郡志》已残缺不全,板帙残阙,而全书罕见。正统年间,杨士奇等编撰《文渊阁书目》时所见4册《桂林郡志》,仅存30卷,已缺2 21  

  陈琏纂修的《桂林郡志》纪事时间止于何时,以下通过摘录部分洪武后期的资料加以分析。据卷一《郡表》记载,全州旧属湖广永州府,洪武二十九年始隶桂林。卷十九《灌阳县》记载洪武二十八年始设灌阳千户所,并修筑城池,见砌以砖石,犹未毕工。卷二十一《杂志》伪香条载:洪武戊寅冬,琏偕桂林府照磨、临洮马可俊如京师,舟下清湘数十里,有一名沉香潭……” 22 洪武戊寅即洪武三十一年(1397),清湘指桂林府东北之全州,此条乃陈琏亲身考察全州东北数十里的沉香潭所记。 

  陈琏纂修的《桂林郡志》32卷中,卷十八《全州》、卷十九《灌阳县》记载了全州、灌阳县改隶的情况,全州、灌阳县改隶桂林府的命令下发于洪武二十七年(1393)八月 23 ,洪武二十八年正式改属桂林,而灌阳修缮城池当在洪武二十八年之后的一两年内;《艺文志》收录的全州二妃庙等文章,也印证了全州已经改隶桂林府的史实。洪武三十一年冬,陈琏与桂林府照磨马可俊一同经全州前往京师(今江苏南京),而往返一次京师需数月时间,可知陈琏纂修《桂林郡志》所记之事最迟在洪武三十一年冬,则该志应在建文元年至建文三年陈琏离任前完成刊刻。 

  吴惠任桂林知府五六年后,开始着手增补郡志:始克搜阅旧编,缮写成帙,命工重刊。间得近世名公著述一二,及重修庙学祀典等废坠,则续附于后,余弗暇及,尚俟于后之君子云。24 从序文可知,吴惠重刊的《桂林郡志》增补内容不多,其近世名公著述一二,当包括卷三十二王英《送吴知府赴桂林序》、萧文郁《贺太守吴侯重建广西南门桥序》等内容。重修庙学祀典等废坠,应是指卷六《学校》所载洪武末年陈琏重修桂林府学明伦堂、东西庑等事;萧文郁《贺太守吴侯重建广西南门桥序》成文时间最晚,为正统十一年(1446)。 

  然而是否还有记载更晚的记载,如卷二《户口》皇朝部分:人户总五万九千七百八十九……人口总四十二万九千六百六十五……” 25 现存《桂林郡志》未记载是明朝何时的户口数,查嘉靖《广西通志》卷十八《户口志》所载,桂林府户口洪武至正统无考,景泰三年(1452)的户口数字与《桂林郡志》所记完全相同 26 。明代黄册每十年一大造,景泰三年正值大造之年,景泰二年三月户部奏:景泰三年,天下郡县例应重造赋役黄册,本部欲将正统七年原定册式,并今议合行事宜,备榜遣人乘传赍赴直隶及各布政司府州县。今依式造完进呈,从之。27 广西在明洪武十四年、二十四年先后两次攒造黄册,陈琏在《桂林郡志叙》中称有户口、田赋、甲兵之数,如果该志原载有桂林府户口数,很可能是来源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广西更造之赋役黄册 28 。而景泰元年吴惠增刻之《桂林郡志》所载桂林府户口数,当为正统七年(1442)或更早,而后直接抄入景泰二三年重造的赋役黄册,由此可见,明前期每十年一次的黄册编修已成官样具文。 

  三、结论 

  笔者通过对国家图书馆所藏明代《桂林郡志》的考辨分析,试得出以下三点结论。 

  1.现存明代《桂林郡志》中明代以前内容的文献来源,主要有南宋嘉泰三年蔡戡主持纂修的十二卷《静江府图志》与元至正元年赵天纲纂修的《桂林志》两种,此外还可能包括元末纂修的《桂林续志》一卷。 

  2.陈琏纂修的《桂林郡志》在前人基础上扩充了不少门类和内容,增至三十二卷,奠定了该志的体例和主体内容;景泰年间吴惠重刊该志时,仅增补、更新了少量内容。 

  3.陈琏纂修的《桂林郡志》所记之事最晚至洪武三十一年冬,故该志当在建文元年至建文三年间完成刊刻;吴惠又于景泰元年命工重刊《桂林郡志》。因此,这部陈琏纂修、吴惠增补的《桂林郡志》,当称作建文纂修、景泰重刻之《桂林郡志》,或按照最后增补的时间称作景泰《桂林郡志》。 

  本文梳理了明代《桂林郡志》的编纂过程及该志所载明以前内容的文献基础,考辨了该志纂修者任官桂林的时间及该志成书时间,以期能为进一步分析《桂林郡志》各卷如户口、税赋、溪洞、兵防等内容的时间断代与该志的史料价值,以及为研究宋元明时期广西社会变迁提供有益帮助。 

  (作者:广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  江田祥   ,原文载于《广西地方志》期刊2020年第3期)

  

  参考文献 

    

  1该志现存卷1-8、卷19-22、卷25-32,参见傅璇琮等编《国家图书馆藏地方志珍本丛刊》第754-755册,天津:天津古籍出版社,2016. 

  2中国科学院北京天文台编.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M.北京:中华书局,1985724;国家图书馆藏地方志珍本丛刊第754-755册[M. 

  3陈相因,秦邕江编著.广西方志佚书考录[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90112-113. 

  4广西壮族自治区通志馆编.广西方志提要[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社,1988200-202;阳剑宏.中国地方志总目提要中册[M.台北:汉美图书有限公司,199615-16. 

  5杨波.陈琏与他的《桂林郡志》[A.桂林博物馆文集第2辑[C.桂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15153-158;刘丹,潘朝明,刘念宇.一位被历史忽略的明代方志大家——陈琏地方志著述考论[A.陈强,温捷香主编.广东省地方志理论研究优秀论文集[C.广州:岭南美术出版社,20161-29;陈学霖.吴惠[A.李小林,冯金朋主编.明代名人传[C.北京:时代华文书局,20152045-2048. 

  6(明)陈琏.琴轩集卷1行状[M.沈乃文主编.明别集丛刊第1辑第29册[C.合肥:黄山书社,20138. 

  7(明)朱惟嘉.送陈教授序[A.桂林郡志卷31艺文[M. 

  8(明)陈琏.琴轩集卷4江雨轩记[M. 

  9明英宗实录卷110M.正统八年十一月丙寅. 

  10(明)吴惠.重刊桂林府郡志[A. 

  11明英宗实录卷285M.天顺元年十二月乙未. 

  12(明)陈琏.桂林郡志叙[A. 

  13桂林郡志卷4题名[M.宋史卷204艺文志三·史类[M.北京:中华书局,19775158. 

  14桂林郡志卷4题名[M. 

  15宋史卷204艺文志三·史类[M. 

  16(宋)陈振孙.直斋书录解题卷8地理类[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7259. 

  17(明)杨士奇编.文渊阁书目卷4暑字号[M.文渊阁四库全书本. 

  18(明)杨士奇编.文渊阁书目卷4暑字号[M.文渊阁四库全书本;刘仁.《文渊阁书目》版本系统考论[J.文献,2019(4). 

  19(明)陈琏.桂林郡志叙[A. 

  20(明)陈琏.桂林郡志叙[A. 

  21(明)杨士奇.东里续集卷17M.文渊阁四库全书本;明史卷97艺文志二[M.北京:中华书局,19742414. 

  22桂林郡志卷21杂志[M. 

  23明太祖实录卷224M.洪武二十七年八月壬申. 

  24(明)吴惠.重刊桂林府郡志[A. 

  25桂林郡志卷2户口[M. 

  26嘉靖广西通志卷18户口志[M.北京:书目文献出版社,1998243. 

   

  27明英宗实录卷202M.景泰二年三月乙巳. 

     [28明太祖实录卷214M.洪武二十四年十一月壬午.


热门文章

柳州市图书馆馆藏民国文献资源调查分析

郑献甫纂同治《象州志》简评

试从考古发现探寻汉晋广信县治的地理位置

运用旧志资料必须注意的问题

进入栏目
主办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