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籍整理开发

柳州市图书馆馆藏民国文献资源调查分析

《广西地方志》

  民国时期,由于新文化、新思想、新技术在中国的广泛传播,产生了大量的图书文献。其形式有图书、期刊、报纸、手稿等。这些文献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面貌,对研究发生重大变革的民国时期的社会进程有着重要的意义。然而,历经半个多世纪,存留于民间的民国文献如凤毛麟角。而存于官方图书馆的民国文献又如养入深闺,难与读者见面。为此,笔者通过对柳州市图书馆馆藏民国文献进行调查和分析,疏理出其存在的价值意义,拟就其保存现状、存在问题及对策进行粗浅的探讨。
  1.柳州市图书馆民国文献的状况
  1.1馆藏民国文献的构成
  柳州市图书馆拥有民国文献2万余册,有线装、平装和精装,其来源主要通过接收、征捐二种方式构成。接收方面:一是民国21年(1932年)名为“柳江民众图书馆”在“柳江图书馆”原址(现公园路小学南边)开馆后,在23年曾获政府下拨专款购入《万有文库》丛书一套4千册,解放初期柳州市人民教育馆(后为柳州市图书馆)接收了该套丛书中尚存部分及其他藏书;二为临近解放的时候,接收了被解放军截留的国民政府官员方觉慧南运的1万多册古籍文献(包括部分民国文献);三为接收了柳州名士覃连芳1949年解放前夕离开柳州市后留下的部分藏书。所接收的这些图书中的不少是民国时期的文献。征捐方面:柳州市图书馆建馆初期,曾得到了广西省第一图书馆、第二图书馆大力支援,获得了捐赠7000多册图书;1958年的5月在《柳州日报》登出了“一人捐书万人读”的倡议,向社会征集书刊,征到各种书刊7万余册;1958年8月至10月,在全国一些发达地区为支援边远地区的图书馆建设的捐赠中,市馆曾派出征集小组到杭州、上海、南京、北京、抚顺等地征得古籍、线装书、日文版图书和各地新文艺书籍1万余册,以上捐赠中有不少为具有较高价值的民国文献。
  1.2文献保存的现况
  柳州市图书馆民国文献的保护与国内大多数图书馆一样,也存在三无状态(无目录、无指定专人管理、无开发利用),大量的民国线装书被当成古籍与之同放一室,除少数方志类图书外,众多的文献几乎不被利用、家底不清。二是由于民国时期正是手工造纸向近代机械造纸和印刷阶段过渡的时期,落后的工艺,造成馆藏民国文献纸质量差,保存期短,因此馆藏的民国文献破损严重,有的稍有翻动就有纸屑脱落。三是藏书环境不达标,无温控、湿控设备等,使得文献无有效的保护,民国文献正面临自然消亡的危险。
  1.3存在的问题
  长期以来,“贵古贱今”观念在文献学界影响很大,加上国家对民国文献工作政策无形成主导,使得民国文献的价值长期被忽视,搜集与整理工作迟滞。[1]我馆的民国文献工作不被重视除上述原因外,还存在经费不足、修复工作滞后,缺乏专业修补技术人员等诸多问题。
  2.柳州市图书馆民国图书中的文献价值
  柳州市图书馆所藏的2万多册民国文献中,有不少具有地方性的文献。地方文献又有“一方全史”之称,其文献内容具有鲜明的地域特征,是历史文献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为全方位科学研究地方历史发挥着不可替代的作用。民国时期的地方性图书作为当时历史的真实纪录和特殊社会转型期思想文化的主要载体,其价值不言而喻。
  2.1地方志书类
  柳州市图书馆所藏的广西原属的历代省志、府志、县志等有21种,而民国时期修的方志为10种,主要有《柳州县志》、《柳城县志》(台湾影印本)、《象县志》、《来宾县志》(台湾影印本)、《雒容县志》、《三江县志》(台湾影印本)等。
  其中以收藏的民国25年苏瀚涛总纂修的抄本《象县志》最具文献价值,书中有刘策群(任分纂)云:“志稿成书时正值战乱,苏瀚涛又病故,终未复勘审定付梓。只得匆促发抄,成稿五本。为日后重修纂《象县志》之基础。”(可见该志并未付印,柳州市图书馆藏有其中之一本,实属珍贵)其次是收藏有民国37年刘策群总纂的《象县志初稿》(为抄本),尺寸为32×28cm。与成稿铅印的《象县志》比较,删改较大,稿本显见多人“圈阅”及多人修改的笔迹,其中有编目上的调整及增删,亦有内容上的删改。另外还另夹带一批与修志有关的散件资料及与修志有关的书信往来,其中夹带的附件中有:“民国本县在国内外大学暨专门学校毕业人表”,“象县乡镇街道编制系统表”,“象县历年度田赋征收总额及实收数目统计表”,“象县现住人口统计表”,及多种图表草图及附表等等(未被收入付印本)。另还夹有民国37年9、10月议员、副议员、秘书及工作人员发放薪津表,其表项目繁多,有薪水、赏获东毫、谷、米、伙食、借支、存、欠等等,对研究民国时期的当地人物、政府公务人员经济状况、生活水平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由于《象县志初稿》在《中国地方志联合目录》、《广西地方志联合目录》中都未见提及,可见其藏本世人知之甚少,弥足珍贵。
  从以上两志书中可以看出,尽管民国时期政局动荡,社会经济贫乏,使得修志时断时续;但统治阶层从自身的利益出发,多次要求全国各级政府编修志书。志书体例大部分继承清代以来的修志传统,内容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战乱时期的特色,并注重对国计民生、文化教育、公共事业的记述,增加诸如实业、物产等新的内容,对研究民国文化具有一定的意义。
  2.2地方史料类
  反映广西及柳州史料的民国时期图书约有100余种,期刊10余种,内容包括政治、社会、经济、地理等各个方面。主要有民国30年编的《广西历届郡县沿革》和《广西边防纪要》、民国23年编的《广西全省各县地图》、民国28年编的《中国建设与广西建设》、民国24年编的《广西省农村调查》、民国28年编的李宗仁等人著的《广西之建设》、民国23年编的《广西年鉴》、民国24年编的《广西一览》。还存有少量期数的民国时期的报刊,主要有《广西农业》、《大华报》、《广西建设》、《民声晚报》、《钢报》、《柳江日报》等。这些史料真实的记录了当时的社会现象和状况,对研究社会转型期的广西有着重要的作用。
  以民国24年(1935年)出版《南宁染织厂概况》一书为例,该书由广西工商局编辑,为铅印、线装,有图10余幅及图表多幅。全书分设筹备经过、工程概况、经济概况、法规、附录等六部分,介绍了南宁染织厂。民国 22年,由广西省政府工商局投资26万元兴建南宁染织厂,民国24年7月投产,工厂占地面积6500平方米,位于邕江南岸亭子圩中渡口,装备有英、美、瑞士等国和上海30年代制造的织布机、筒子机、整经机、卷染机及其附属电气等设备132台套,是广西第一家省营动力机器染织工厂。该书还对广西当时的纺织业现状进行了调研及对建厂的前景进行分析和论证,并制定了建厂的规模和相关法规,以及送工人到外省培训的计划等,这对研究广西纺织业的起步与发展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
  又如民国16年成印的《调查中国在越南商务及侨务报告书》,该书为铅印本,线装,盖有“上海总商局”章,封面题有:“书记室存查”,作者苏希洵(旧桂系首领陆荣廷的女婿),是接受过欧洲新式教育的法学博士。全书分为上、下篇。上篇:概述了中越双方的货物在本土输入中所占的位置、双方输入的大宗物品、双方输入税等。下篇:从旅越华侨状况、旅越华侨人数及其职业、旅越华侨自治机构、旅越华侨所受之待遇、旅越华侨所享有的特权、华侨与越南人的关系(包括文字、通婚、宗教、交易)及双方重要文件等,是一部较全面记载民国时期中越双方贸易活动的文献,对研究中越双方的早期的商务活动史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 
  再如《修仁三诰蒋氏族谱》(民国38年),石印(12.5×14.5cm)线装本,不分卷,60页码,书中除记载了该族人口的繁衍、变化外,还记载抗战事件、民间习俗、祭祀活动、广西小学义务教育情况等,对研究当地的人口迁徙、政治、经济、文化具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2.3文学著述类
  本馆所藏的民国时期柳州人(或本地所辖任过职)的个人著述就有10多种,如有韦麟阁的《小舟别墅遗集》(由其子韦绣孟整理于民国5年刊印)、杨道霖的《柳州文椟》和《柳州公诗文集》、民国4年出版的柯树勋的《普思沿边志略》、朱心源民国25年辑的《柳州县文艺集》、梁芳津的《象台唱和集》(民国37年)和《荔江唱和集》(民国38年)、《罗池艺苑诗钟》等一批文学作品。这些文学作品对研究本地文化、壮族文人,外来文化对本地的影响等有着深远的意义。
  3.具有版本价值、文物价值的民国图书
  柳州市图书馆所藏的民国文献大多由全国各地捐赠而来,因而其特点是汇集了国内几十家不同的图书馆初藏章,有的还盖有陈垣、周作人、黄炎培、于右任等名人的私家藏书章及批校或题款过的图书,甚至还有辛亥革命时期无锡军政府文告、工作日志等,这些文献不仅具有文献价值、学术价值还具有较高的版本价值,还具有民国“新善本”的特征。
  以原黄炎培藏书为例,经初步清点馆藏的民国文献中盖有宋体、蓝色“非有斋藏”方形书印,或盖有“黄炎培”、“黄方刚”红色小方印章,或在封面上用毛笔题有“任之”、“韧之”、“抱一”、“方刚”等图书有近300种,上千册。黄炎培,字任之 (又作韧之),笔名抱一,上海市川沙县人,“非有斋”是黄炎培先生为其在上海居室取的名。[2]方刚,则是黄炎培先生的长子,研究佛教、哲学,盖有“方刚”印章及题款的藏书以佛学、哲学类居多。
  笔者粗略统计有黄先生亲笔题款过的书不少于20种。其中,《徐文定公墨迹》题记中有:“民国五年六月十二日艾君北屏见赠,墨迹在徐家汇天主堂,辨学章疏碑在南门圣母堂,艾君言,炎培志。”《心经笺注》封面有题记,记录了该书由贾季英赠,有黄炎培书“民国八年七月二十一日自上海往厦门新宁船次读”。并还记录了读书的笔记等。《静然斋杂著》封面有黄炎培所题:“吕美荪女士赠,二十四、七、三十一。自青岛返沪舟读完,内石柱山农行年录为甚有价值之史料。抱一。” 最为珍贵的还有《山西学务创始记》、《山西大学堂西学斋缘起》、《山西农务公牍》,这是黄炎培先生进行中国职业教育研究用过的书,其中《山西学务创始记》的扉页有姚明辉(教育家、史学专家)用毛笔小楷写的题记:“清光绪二十八年,先景宪公(姚明辉之父姚文栋。字景宪,中国近代外交史的拓荒者之一,清末随使出访日、德、俄等国,后致力于兴办新学,筹办过体育蚕桑学堂、云南大学堂和山西大学堂)奉山西巡抚岑春煊札委,督办山西省学务处并督办山西大学堂而山西全省学务从此创始,此记为当时刊印记录之一种,今已阙佚不全,计卷一存十页,卷二存十页,卷四存八页。民国十九年十二月奉上任之先生。”其余2册亦有姚明辉简短的说明等,书的封面题名均为黄炎培所书,并盖有“黄炎培”印,书中有多处用红线划出或夹小纸片20多张,并有用红、黑两种色笔批注,黄炎培先生根据书所记载的史实,考证了自光绪谕各省州成立农林学堂之后,山西农学堂首先成立,在全国是最早的。还考证出“职业教育”一词“见于官文书,以光绪三十年姚文栋《山西农务公牍》为最早”。(见黄炎培的《三十五年来中国之职业教育》)
  可见,这些文献提供了黄炎培先生的学习、读书、交游及职教思想研究,对研究黄炎培思想提供了弥足珍贵的第一手资料。
  此外收藏的4千多册原版民国时期的日文书,这是抗战时期日本军各级将领、参战士兵、有关学者的著述,从书籍的出版日期看有《日本民族的将来》(田中宽一著 1927年9月5日)、《陆军魂——日本陆军为何强大 》(和田龟治著 1942年8月28日)和《日满统治经济论》(小日山直登著 1932年10月20日)等等,书中对战争的记载,包括日清战争、日俄战争,尤其是对二战期间日军大面积侵占我国领土的情况,书中都有详尽的描述;还有不少书籍记有日军当年入侵广西的内容。如《南宁战》详细记述了作者作为一个日本士兵亲自参与的“南宁攻略战”的全过程:如何乘坐6千吨的××号运兵船,从东京湾出发进入中国广东海域;如何在珠江三角洲处抛锚过夜;如何进入钦州湾以及如何登陆并经由“恶路六十里”最后完成“南宁攻略”。在文章结尾标有成文日期:昭和十四年十二月十日于废墟之钦州(即1939年12月10日)。这批日文书不仅是记载了日本侵略中国的史实,更为重要的是通过日本人本身记载了侵华史实。
  4.民国文献保护和开发利用的对策
  民国文献的保护与利用是图书馆界一直以来共同面临的难题,由于民国文献的特殊性,使得民国文献的保护与利用长期于尴尬的境地,在国家还没有出台具有全国性的整体系统的规划和工程指导性有关条例之前,各公共图书馆要根据自己的馆藏情况,具备一定的条件(人员素质、技术力量、设备)才开发,不宜“轻举妄动”。就柳州市图书馆言之,笔者认为,首先是将民国文献从古籍中剥离出来,摸清民国文献的家底,建立基本的书目,即便是进行扫描数字化也是选择民国地方文献,以抢救文物价值、文献价值为原则。其次是加强文献修复工作技术人员队伍的培训,培养一支专业修复队伍。柳州市图书馆古籍和民国文献约有5万册,这些文献都存在不同程度的破损和虫蛀,大多数文献用手轻轻翻动就会有碎屑脱落,文献的自然“消亡”正步步紧逼。而现仅有专业古籍修复人员一名,远远无法赶上文献修复的需求,因此培养古籍修复技术人才队伍迫在眉睫。三是积极向政府部门反映及与其沟通,同时还可借助社会各界人土多方向政府部门呼吁,争取政府加大经费的投入,按照古籍文献的保护方法对古籍、民国文献室进行改造,添置必要的设备,如温控、湿控设备,开辟专室,增加一批防虫书柜来存放民国地方文献,购置高档的档案扫描仪进行扫描等文献的数字化工作。

 

  总之,民国文献具有史料价值与历史文物性,在学术界有“新善本”之说,尽管民国文献馆藏的主体是国家、南京、上海、广东等图书馆,但是各县级图书馆所藏的民国文献中,或许有已在公众面前消亡已久图书,各县级图书馆对于地方性的民国文献要给予足够的重视,加以保护,为地方建设发挥出应有的作用。

 

  [参考文献]
  [1]赵继红,王和平.民国文献保护的有益尝试——兼谈公共图书馆新善本建设的得失[J].晋图学刊,2004,(2):77-78.
  [2]许君.黄炎培简介[DB//OL].http://www.hszhzx.com .2008-9-25.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2010年第1期


热门文章

郑献甫纂同治《象州志》简评

试从考古发现探寻汉晋广信县治的地理位置

运用旧志资料必须注意的问题

明朝镇守广西秘籍《殿粤要纂》

进入栏目
主办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