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理论研究

构建方志心理学的思考

《广西地方志》

  构建方志学学科体系是方志学研究的一个重要任务。加强对方志心理学的研究,是完善方志学学科体系的一项必不可少的基础性工作,对推动二轮修志也具有积极意义。笔者对构建方志心理学的若干问题进行思考,以求教于方家。
  一、论题的提出
  随着现代心理学的快速发展,心理学的研究领域在不断拓展,相继产生了诸如文艺心理学、社会心理学、写作心理学、统计心理学等众多心理学分支学科。这些心理学分支学科不仅扩大了心理学的研究空间,也对相关的学科建设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新方志编纂开展以来,由于心理方面的因素,方志工作有成功的经验,也有失败的教训。在方志工作的全过程中,从方志组织到方志编纂、方志应用,都存在着一种看不见的心理意识在起作用。心理因素对方志工作的影响是客观存在的。从某种程度上说,修志人心理健康与否,直接关系到方志事业的成败。笔者曾对方志队伍中出现心理问题的事例有感而发,写了一篇关于心理素质对修志创新影响的论文[1],拙文得到方志界同仁的重视和关注,特别是受到衢州市地方志办公室主任、研究员韩章训先生的高度评价,并建议我对方志心理问题向纵深研究,做出一门学问来。笔者虽有此意向,但囿于学识浅薄,颇感犹豫。近年来,笔者阅读了大量书籍和文献,对这一课题有了较多的认识和领悟,尤其是受到志家们的热情鼓励,也就对研究这一课题多了一点信心。但是,构建一门学科理论是一项十分浩繁的工程,没有高远的学术眼光和丰厚的知识积累是难以完成的。笔者以为,方志心理学是方志学科的重要组成部分,构建方志心理学,不但是当代修志工作的迫切需要,也是方志学科理论建设自身发展的必然结果,迟早会有学者来系统研究,这是必定无疑的。因此,笔者鼓起勇气撰写此文,只是对构建方志心理学作一初步探讨,作为一个跋涉者,留下一些歪歪扭扭的足迹,供后来者以启示。
  二、构建方志心理学的必要性和可能性
  建立任何一个学科都必须首先考虑其必要性和可能性,否则就带有一定的盲目性。
  1.独立构建方志心理学的必要性。构建方志心理学学科的必要性可概括为“两个需要”。一是完善现代方志学学科体系的需要。为了明确构建方志心理学对完善现代方志学学科体系的必要性,我们必须了解当代方志理论研究的状况,并将方志心理学放到方志学学科建设的大背景下去进行审视。新方志编纂开展以来,我国方志学学科建设空前繁荣,各路志家高论叠出。刘伯修先生对我国当代方志学科理论研究做了全面、系统的归纳和概括,将当今热议的方志学学科建设,综合成从“两分法”至“十分法”的9类构想,计25种。[2]从细化分类和量化统计看,多数学者对构建方志学科体系倾向于梁滨久先生提出的“三分法”,即1.基础理论,主要研究方志本身,是学科的灵魂与骨架;2.适用理论,包括编纂学和应用学,是学科的血肉和主体;3.史论,即学科史,包括方志史与方志学史。[3]也有倾向于魏桥先生提出的“五分法”,即方志学学科体系结构分成理论方志学、历史方志学、编纂方志学、应用方志学、方志学与其他学科5个分支学科。[4]有学者认为,魏桥先生的主张也许会成为构建方志学的一种新思路。[5]虽然国人对方志学科理论研究比较宽泛,讨论得相当热烈,但笔者以为,距学科理论真正系统成熟仍有一段不小的距离。尽管从“二分法”到“十分法”,都对方志学体系的分支学科有较多的阐述,诸如方志编纂学、方志管理学、方志目录学、方志统计学、方志文本学等等,而唯独没有方志心理学,这是一个十分令人遗憾的事。构建方志心理学是当今方志人的重要历史使命。笔者斗胆将方志心理学作为一门学科提出,不是标新立异,而是着眼于方志学科体系的系统性和完整性。随着方志学科体系研究的进一步深化和细化,方志心理学作为方志学科体系的重要分支,必定会进入方志理论的殿堂。方志心理学是方志学科的基础理论。没有它,就难以概括从方志主体、方志编纂到方志接受方面心理学研究的成果;没有它,就不足以提升方志学术理论的底蕴,难以把握方志编纂和管理等实践活动的潜在动力和发展方向。同时,方志心理学是方志学、心理学、美学相交叉的边缘学科,只有纳入一个学科体系,作为一个专门的学问来研究,才能拓展其理论思维和学术视野,从而达到理想的学术目的。
  二是保证方志事业健康发展的需要。我们正生活于心理学的时代。当今社会飞速发展,社会形态十分复杂,人们的心理问题也日渐增多,修志人的心理问题概莫例外。这一问题不解决,将直接影响方志事业的健康发展。这样的事例在方志界屡见不鲜。[1]特别应当引起重视的是,研究方志心理学对加强方志行政管理十分重要。新方志编纂开展以来,方志管理都是采用行政手段,即“党委领导,政府主持,地方志办公室负责实施”,这当然是正确的。但方志工作实践告诉我们,仅仅靠行政手段而排除其他手段来领导方志工作还是不能尽如人意的。在实施方志行政管理的过程中,往往要考虑到一些当事人的心理特征。例如:在组建地方志办公室时,要顾及构成人员的性格特征,做到刚柔相济,以减少矛盾;在编辑人员分工时,要考虑到其业务专长和性格特点,做到各尽其能,个性互补;总之,要用以人为本的理念加强对修志人员的心理学研究,使方志管理建立在更为科学和高效的基础上,从而推动当前二轮修志和促进方志事业的健康发展。由此可见,方志心理学的研究,决不仅仅是方志理论上的事,它关系到方志事业的兴衰成败,其意义非同小可。
  2.独立构建方志心理学的可能性。笔者以为,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有丰富的古代、现代心理学成果可供研究。首先,从方志史的角度看,方志事业能够在我国绵延数千年而不衰,方志心理当起主导作用。我国古代典籍中有许多关于文化心理学研究的精辟见解。例如,《乐记》中就分析过音乐与人的心理活动的关系[6];南朝梁刘勰的《文心雕龙》更为充分地分析了作者、欣赏者的想象活动、情感作用、灵感突发、个性与创作的关系等。后代的许多诗话、词话都有丰富的文化心理学思想。方志学作为文化领域的一支重要学科,其方志心理与古籍中的心理学研究是一脉相承的。其次,当代心理学的快速发展,为方志心理学研究提供了广宽的思维空间。一些相关学科的心理学研究成就非凡,如文艺心理学、文化心理学、社会心理学、写作心理学等等,都为方志心理学的研究提供了很多可供借鉴的资料。
  其二,有颇多方志编纂实践可供总结。方志工作中的许多问题,包括同仁间的“闹矛盾”,其实有许多不是学术分歧,不是道德有别,也不是思想问题,而是心理健康问题。人们可以从心理学的层面找到其依据。这方面的事例不胜枚举。方志事业的健康发展必须有方志人的健康心理来支撑。从《当代中国志坛群星集》[7]一书中所记述的一些方志界的先进人物看,他们不仅具有正确的世界观、可贵的治学精神和高尚的志德,同时还具有良好的心理素质。他们是我国方志事业的脊梁。从心理层面看,他们是心理健康的典范。
  其三,有许多方志学著作和论文都不同程度地涉及方志心理问题。虽然方志界目前还没有提出方志心理学这个概念,但在方志组织、方志编纂、方志接受这一系列方志工作中,无不贯穿着心理学因素,已是不争的事实。章学诚在《文史通义》中说:“德者何谓?著述者之心术也。”笔者以为,这里所说的“德”,除了“志德”之外,还含有心理因素。近年来,方志界有人在其著作和论文中谈到心理方面的问题,虽然那只是零论散议式的提及,而且多半是在“思想认识”前提下的论述,但毕竟涉及到方志心理问题,对研究方志心理学仍具有参考意义。
  因此,全面系统地研究方志心理,构建科学的方志心理学学科,是摆在方志界面前的一个重要课题。同时,它也是完善方志学学科体系的一项必不可少的基础性工作。
  三、方志心理学的研究对象
  方志心理学的研究对象是各类方志主体的心理活动及其规律性。这里所说的方志主体是一个宽泛的概念,是指参与方志活动的人。方志作为一种公共文化产品,不是一个人或少数人的专利,而是由众多人参与的公益性文化事业。在这项事业中,其主体包括编纂主体、阅读主体、传播主体、收藏主体等等,这些都是方志工作不可或缺的参与者。但编纂主体是“生产”方志的人,在所有主体中显得尤为重要。李铁映同志指出:“修志人的素质决定着志书的质量。有什么样的人才素质,就会产生什么样的志书。”[8]笔者以为,这里所说的“人才素质”,应当包含着心理素质。例如,有些修志主体错误地从历史上的政治运动中“汲取教训”,生怕“纸笔千年会说话”,工作中谨小慎微,唯唯诺诺,不敢独立思考,这就是典型的心理问题。在志书编纂过程中,其心理活动较为复杂。例如,在修志的初始阶段,如何认真分析地情,科学设计篇目,广泛搜集资料,都有心理因素在起作用;在编辑志稿时,如何审核资料,做到秉笔直书、存真求实、对历史负责,无不关系到修志者的心理素质;在志书总纂时,如何做到志书总体平衡,繁简适当,不急于求成等等,也与修志者的心理关系密切。另外,方志接受心理也不能忽视。方志接受心理说到底就是读者的阅读心理。在当今阅读媒介多元化的情况下,如何使志书具有更多的读者,我们就要认真研究读者的阅读心理,这不仅是读志用志中必须解决的问题,也是方志理论研究的新课题。同时我们还应当认识到,方志心理作为一种专业心理,必然会受到社会心理的影响和制约。例如,当今社会普遍流行的名人效应、权威意识、从众心理等等,无不影响到方志编纂和方志接受方面的许多问题。总之,方志心理学所研究的对象十分宽泛,几乎涵盖了方志事业的各个方面,贯穿在方志工作的全过程。
  四、方志心理学的研究方法
  学科的研究方法,是由该学科的学科性质和研究对象决定的。方志心理学是一门新兴的多边缘交叉学科,主要是方志学、心理学和美学三门学科的边缘交叉。方志心理学的系统综合性和边缘交叉性,决定了它的研究方法必须采用“综合研究”的方法。所谓“综合研究”,内涵有二:一是指多种研究方法的综合,二是指多种学科的综合。
  多种研究方法的综合,主要包括两大系列的研究方法的综合:一是采用心理学的研究方法,二是采用美学、方志学的研究方法。这一新兴的学科不是用新方法阐释旧观念,不是从概念到概念的“文牍主义”,也不是简单刻板地套用相关学科的结论,而是力图把新方法与新观念很好结合起来,立足于方志工作的全过程,对众多相关学科的理论,经过分析鉴别,取其精华,使之成为自己学科本体建构中的理论参照和依据。
  多种学科的综合,就是以心理学、美学、方志学以及哲学、社会学、历史学、文化学、思维学、写作学等研究的最新成果为透视镜,对志家的心理状态、方志编纂心理、方志接受心理中的一些复杂的、令人困惑的的问题综合考察,深层发掘,以求得将诸多难题从一般的认识层面开掘到深层次的心理层面。简言之,方志心理学具有方志学和心理学两重性品格。方志心理学研究,既要将方志研究扎根于心理学基础,又要上升到美学的高度,使方志实现美学的心理化和心理学的美学化,以便找到心理学和美学、方志学的结合点。
  当然,在方志心理学研究中,多种学科和多种方法的综合,并不是多种学科和多种方法的机械相加,而是要求不同学科和不同方法在方志心理学总的学科背景上,围绕一个总目标,运用各种方法,深入研究方志心理学的有关问题,从整体上把握复杂多变的研究对象。
  五、方志心理学的内容框架
  方志心理学的内容框架由三个部分组成,共六章。第一部分,即第一章,是“诸论”。主要论述方志心理学的学科性质、方志心理学的研究对象和研究方法等等,是方志心理学的总概念;第二部分,由第二章至第四章组成,分别论述方志主体心理、方志编纂心理、方志接受心理。这三章是方志心理学的重点内容。其中,方志主体心理是指方志活动组织者心理、主编心理、编辑心理、学者心理等等;方志编纂心理是指从修志动员到地情研究、收集资料、初稿纂写、志稿总纂、审稿评议、直至出版发行一系列工作中的心理活动,其内容包括心理学在学术研究领域的应用、在方志编纂实践中的应用,包括资料辑录中的心理因素,方志的继承与创新中、总纂时常见的心理问题等等;方志接受心理是指方志接受的心理条件、心理特征、方志接受的心理动力过程、理性认识过程和审美体验过程,其具体内容包括方志接受的一般原理、决策者心理、普通读者心理、方志研究者心理、用志的多元化倾向及其前景等等。第三部分,是方志心理学的综合研究部分,包括第五章关系论和第六章发展论。关系论主要是从较高的理论层面上论述方志心理学各个部分的关系,包括方志心理与方志编纂的关系,方志心理与行政管理的关系,方志心理与修志人的关系,方志心理与其他学科的关系等,使方志心理学的内容框架更为严实,体现学科理论的科学性;发展论是从方志史的角度纵观自古至今方志心理的发展轨迹,包括与方志心理有关的古人论点、当代领导人论方志以及近几年来方志界有关方志心理的最新研究成果,并用“发展”的眼光预测今后方志心理的发展趋势。笔者试图通过这种“总—分—总”的理论结构,为方志心理学构建一个较为完整的学科体系,使方志心理学真正成为方志行政管理的必修课,成为方志编纂者的指导师,成为方志读者的良师益友,从而提升方志心理学在方志活动中的实践意义。
  地方志是全面系统地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是社会主义先进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整个地方志工作是一项纷繁而复杂的系统工程,同时又包含着许多学术和美学要素,真正做好地方志工作是一件十分艰难的事。如果将方志比作一幅壮观的图画,那么我们怎样才能画出一幅既真实又优美的图画呢?美国一位学者有过这样的论述:“恰恰是最伟大的艺术家所做的事情,他们能把不协调的、不一致的、彼此抵触的各种颜色和形式,纳入一幅画的统一体中。”[9]笔者以为,这不仅仅需要艺术家的高明“技法”,而更重要的是艺术家在宏观上有一个“美学理念”。联系当今的地方志工作,如何提高方志的学术品位,如何扩大方志作品感染力,许多方志同仁感到困惑。构建方志心理学,恰恰是给各类方志主体包括方志编纂者及方志接受者建立一个美学平台,让方志学与心理学、美学结缘,使方志学在美学和心理学的干预下发展,从而创造方志学新的辉煌。

 

  [参考文献]
  [1]常茂林.心理素质对修志创新的影响——当代修志人心理健康问题浅析[J].广西地方志,2007,(4).
  [2]刘伯修.方志学科建设研究综述[J].中国地方志,2004,(10).
  [3]单志仁.对方志学科框架“三分法”构想理论的一点浅识[J].中国地方志,2005,(7).
  [4]林桓,李爽.中国当代方志学者辞典[M].陕西人民出版社,1994.546.
  [5]王广荣.试论我国方志学研究的历史和发展[J].广西地方志,1996,(1).
  [6]参见北京大学哲学系美学研究室.《中国美术史资料选编》上册[M].中华书局,1980.59.
  [7]邵长兴.当代中国志坛群星集[M].中州古籍出版社,1995.
  [8]李铁映.在全国地方志第三次工作会议上的讲话[J].中国地方志,2002,(1).
  [9]【美】马斯洛:《存在心理学探索》[M].云南人民出版社,1987.126.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


热门文章

续志如何突出记述精神文明和新生事物

浅谈地方志工作的转型

例谈志书述而不论与揭示规律的关系处理

地方志与爱国主义

续修志书要增强教化功能

关于第二轮市县志艺文篇的探索与实践撰写的思考

志书资料的质量要求

于成龙的方志学思想探析

进入栏目
主办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