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志理论研究

凡例琐议

《广西地方志》

  志书编纂要遵惯例
  志书经过长期的相沿成习,逐步形成了与其他书籍不同的习惯性的编纂规则。符合这个规则的称“志”,有悖于这个规则的被视为异端,斥之为不姓志。从看到的某些市县志凡例中,属于惯例内容的有五:其一,地域范围。志书是一定地域范围内的历史和现状的综合性资料汇集。地域性是志书的特点,越界而书是犯界,域书不全是残缺。所以,一般志书在凡例中都要交代记述的地域范围,给人一定的空间概念。在已出版的市县志中对此例有几种处理方法。1.因历史上市县城变化不大,古之市县境与今大体相同,不界定不会引起疑问和产生混淆,凡例没有交代的有:《奉贤县志》、《象山县志》、《萧山县志》、《威海市志》、《高淳县志》等;2.历史上的县境变化比较大,志书凡例理当交代清楚,如浙江省建德县建置始于三国吴黄武四年(225),1958年原寿昌县并入。故《建德县志·凡例》有:“本志记述地域范围包括原寿昌县,以本县现行版图为限。凡人与事不在今版图内,虽史志有载亦不予收录。”但也有的县解放前后境域有较大变迁,如江苏省武进县,解放前没有常州市的建置,现在的常州市系原武进县县城所在地,是解放后从武进县析出独立成市的,《武进县志》凡例虽有交代,然措词欠当,仍不能说清楚,其凡例云:“本县所记的地域范围,立足于今之县境。1949年前县域范围的主要历史事物,例当追叙,以保持历史的连续性和完整性。”1949年前的县域范围究竟是个什么范围,看了凡例反而更糊涂了。倒不如直说:“1949年前常州市系原武进县城区,其主要历史事物县志例当追叙。”更加一目了然些。3.有些市面临市管县的复杂情况,凡例应该交代其取材范围,因市志正式付印出版的不多,仅见《南京简志》其凡例云:“本志从全市范围取材,所写内容多数包含所辖各县的资料。有些部分也根据需要,专列各县情况或专述城区、郊区情况,但在叙述时都加说明。”其二,时间断限。志书不是断代史,属贯通体,上下断限一定要交代清楚。新出的志书中上限虽有所限,但多数立例要追溯事物的发端,下限多数立例有一个大致断限,但不绝对等齐,允许因事而异,适当下延,直至搁笔,但也有如《内江市志·凡例》那样一志多限的,“大事记述、地理、人口、政党、政协、政权、群众团体、人物等部分下限一般为1985年5月,其他部分下限一般为1982年,其1983年至1984年有关内容见总附。”这种一志多限的断法,笔者认为欠妥,这样难以看出一个地区一定时间断限内的横剖面,形不成一个整体的地情概念。限制了志书功能的有效发挥。其三,文体规范。记述体是志书的基本文体,强调“述而不论”、“寓褒贬于事物记述之中”是正确的。但志书是一部综合性的历史文献,是百科资料汇集,仅用一种体裁难以生动反映纷繁复杂的社会现象,故有多种体裁相映成辉的必要。凡例应予交代。在已出版的志书中,除《如东县志》、《武进县志》、《内江市志》外,一般都在凡例中表明采用述、记、志,图、照、表、录等多种体裁,以志为主,着重反映各类事物各个发展阶段的横剖面;述,勾勒大势,评述优劣,揭示规律,展望前景;记,纵贯古今,补横分之不足;图,照、表穿插其间,随文而出;附录辑存文献、文存,相得益彰。但也有例外的,如《威海市志》就没有“概述”之设,不能不说是一个缺陷。其四,人物传记。凡立传人物都应是已故人物,不为生人立传。在已故人物中又坚持以本籍为主,客籍为辅,推动历史前进的人物为主,对那些阻碍历史前进的奸宄人物,也应记其劣迹,为后人戒。凡例中交代得比较清楚的如《萧山县志》:“人物:生不立传;立传人物以对社会发展有较大贡献者为主,亦收入个别反面人物;以本籍为主,亦载少数长期活动在萧山县有较大贡献的客籍人士;立传人物只记事迹,不作评述;不区别人物类别,以卒年为序排列。”从目前看到的已出版的志书中,是没有违反生不立传这个惯例的。但笔者认为在不违反生不立传这个总原则的前提下,对在某一方面或某一阶段里做出特殊贡献、突出成绩的在世人物,采用人物简介的形式,不记其全部历史,只记其特殊的闪光点,也未尝不可。其五,编纂原则,志书编纂要遵循立足当代的编纂原则,历来就有隔代编史,当代修志之说,本届修志有其特殊性,不仅要修当代志,还要补前代之志,所以新志编纂一般遵循“立足当代,侧重近代,因事而异,追溯古代”的原则;志书编纂要遵循的另一个原则就是横排纵述,以横为主.纵横结合的原则,这些原则在新志凡例中一般都有交代,只是表述详略与深浅不同而已。但在具体编纂中有两种倾向:一是对历史的追溯过简,往往几笔带过;一是偏面强词横分,层次过多,在以横为主,纵横结合的后面,应该加上“宜横则横,宜纵则纵”,不应强调“一横到底”,“横到不能再横则纵”。
  志书绩纂要循通例志书编纂和其他书籍一样有其通常采用的一般性规则,便于全志统一规范。从新出版的志书中属于通例内容的大致有:一是指导思想。一般认为志书编纂的指导思想不言自明,所以不少志书凡例不载。也有收录的如《象山县志》、《萧山县志》、《威海市志》、《南京简志》等,笔者认为编纂指导思想在凡例中还是应该有所交代,并在全志编纂中得到体现的。就是说既不能不载,又不应空载。有的较特殊的编纂指导思想更应详载。如《南京简志》凡例就有“本志是为尽快地向各级领导、各行各业提供参考、借鉴资料而编的一部内容扼要,篇幅较为简短的志书”。二是数字书写,纪年方法,一般应按1987年1月1日国家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国家出版局等单位公布的《关于出版物上数字用法的试行规定》执行。志书出版在规定之前的,往往按本另行文规定执行。如《萧山县志·凡例》数字书写:“凡表示数量的,一律用阿拉伯字”;“百分比用阿拉伯字,几分之几用汉字”等等;再如《威海市志.凡例》纪年方法;“采用公元纪年,中国纪年放在括弧内,在行文中务必用中国纪年处,则将公元纪年放在括弧内”,等等。三是计量单位,一般采用1984年国务院颁发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定计量单位。四是标点符号、简化字运用要规范化。也有的志书将称谓、数字、计量单位、标点符号、引文注释等不一一立例,统依原定的志书一般书写规约行文。如《象山县志·凡例》。
  除此之外,还有的志书把资料来源记入志书凡例。笔者认为资料来源是编后记或跋的必备内容,加之全志资料来源不一,有的可能侧重历史档案、资料,有的则可能来自报章杂志,有的可能就只有找人回忆,汲取口碑资料,孰轻孰重很难作为法规编入凡例,故不宜在凡例中涉及,归入编后记或跋中交代较为妥当。
  志书编纂要定特例地方志是地情书,是一定地域范围内人和事物的综合资料汇集。它不仅要反映一般意义上的共性内容,更要突出反映区别于其他地方的地方特色。如果千志一面也就失去了作为地情书的编纂价值,要突出地方特色,就会有些与众不同的特殊处理的规定。新出版的志书中大体有这样几种特例:一、政治运动的处理,多数志书对解放后历次政治运动,贯彻“宜粗不宜细”,“宜分不宜合”的原则,不设专篇专卷,散见于大事记或有关篇章记述的办法。惟早年出版的《万年县志》作专条记述,《呼玛县志》作专章记述。随着方志理论研究的深入,不少同仁开始倾向于对“文化大革命”采取有分有合的记述办法。二、升格处理反映特色。如:内江市盛产糖,历来被喻为甜城,制糖工业是内江市的地方特色,《内江市志》把糖业从工业中分出来,专设一编与工业并列的糖业编,应在凡例中作为特例交代。《内江市志·凡例》只说:“其中糖业、商业、交通为突出地方特色篇章。”似对糖业的升格交代还不够明确。再如:萧山县、奉贤县、象山县都是沿海县,围垦是这些县的地方特色,在志书中萧山县志将围垦单独设编,奉贤县志把海塘围垦独立成志,象山县志则列专章记述,在志书凡例中,除《象山县志·凡例》有“重点记述海域、渔业、盐业、围垦、海防等章节,以体现本县‘缘海而邑’的地方特色”外,萧山、奉贤县志凡例未作特例规定。三、特定概念的明确。如本市、县解放前、后的临界日,各地都不完全一样,有前有后,有早有晚,凡例中应该明确限定。新出版的志书有的作了明确交代。如:武进县是1949年4月23日,高淳县是1949年5月2日,萧山县是1949年5月5日,象山县是1949年7月8日。有的则没有提及。笔者认为还是作特例界定为好,以便给读者一个特定的概念。四、人物分类、收录范围,人物除坚持生不立传这个惯例以外,对立传人物分类排列,各不相同。如《武进县志》按其从事主要工作分类,分成:军政界、科教文界、农工商界三类;《高淳县志》分为:军政界、经济界、文化界三类;《象山县志》除革命烈士外,知名人物中分历代名士、学界名流、劳动模范、社会闻人四类;《奉贤县志》共分革命英烈、劳模先进、政军要员、名人学者、能工巧匠,名医良医、工商业者、其他闻人八类;《万年县志》分职官、官员、学者名流、英雄、烈士、劳模、其他等七类。人物表收录范围,《高淳县志·凡例》规定:“县级党政军机关领导人更迭,限记县委正副书记,县人大正副主任,县政府正副县长,县政协正副主席,县人武部主要负责人。劳动模范限记省以上,先进工作者限记国家和中央各部和省政府表彰之人,余则采用以事系人的办法载入有关篇章。”笔者意见对人物分类和收录范围应视各地情况确定,但有必要在凡例中作出规定,并严格按此标准收录,免生纠葛。
  志书编纂要排序例
  志书编纂有其特定的编排顺序和层次结构,新出版的志书中,章节体一般设编(篇、卷)、章、节三个基本层次,如《武进县志》、《高淳县志》、《奉贤县志》等,也有的直接以章并列的,如《象山县志》设章、节、目三个层次,也有层次设得比较多的,如《随州志》设卷、章、节、目、子目五个层次。节目体设篇、类、目三个层次,如《南京简志》。排列顺序一般篇首设序言、凡例、目录、概述、大事记,分志主体部分大体有两种排列法:一种按先政治后经济的办法排列的,如:《万年县志》、《南京简志》、《奉贤县志》,一种按先经济后政治的排列方法进行排列,采用这种排列方法的志书越来越多。如:《如东县志》、《高淳县志》、《随州志》、《武进县志》、《建德县志》、《象山县志》、《内江市志》、《萧山县志》、《威海市志》等。志后设附录。除此之外,在序例上也有超越常规的排列,如《武进县志》将方言排在人口之后,《建德县志》对不存在连续性的政治实体,如政府、议会等不按时间顺序记述,首记现存的,后述已消亡的。志书凡例中一般都应有例可循。
  《凡例》一般应含以上内容,但综观现已出版的志书,有的较详,有的较略,有的要素较全,有的则过于简单。笔者认为凡例既然是作为编纂法规。对全志起规范作用,内容就应该力求齐全,文字表述则要求言简意明,运用法规性语言,不要拖泥带水,长篇大论。《凡例》的制订应先于志书编写,以便使全志在编写上有章可循,全志规范划一。否则各行其是,会增加总纂工作的难度。但是凡例也不是一经制订就不能更改,如在编纂过程中或在理论探讨中有新的发现和认识,作必要的修订是允许的。但必须慎重不能朝令夕改过于频繁,否则,使志书编纂者无所适从。志书编成以后,还要作最后的检验和修改,以便更加切合志书编纂的实际。所以说,凡例是订于编纂之前,改于编纂之中,成于编纂之后。

摘自《广西地方志》期刊


热门文章

行政法视野下的地方志事业法治化

领导重视是做好地方志工作的关键

试谈续志“丛谈”之编写

于成龙的方志学思想探析

如何记述自然资源

试谈新方志记载失误的问题

志稿编写的步骤与要求

如何提高方志的文化品位

进入栏目
主办单位:广西壮族自治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Copyright ©www.gxdqw.com All Rights Reserved. 2016